<div id="zyb7v"></div>
      <div id="zyb7v"></div>

      <em id="zyb7v"></em>

        <sup id="zyb7v"><menu id="zyb7v"></menu></sup>
        <progress id="zyb7v"><tr id="zyb7v"></tr></progress><big id="zyb7v"><address id="zyb7v"></address></big>
          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缘来妻到,总裁锁爱不节制

          更新时间:2019-03-11 17:13:24

          缘来妻到,总裁锁爱不节制 已完结

          缘来妻到,总裁锁爱不节制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叶微舒分类:言情主角:韩澈聂真真

          完整版小说《缘来妻到,总裁锁爱不节制》由叶微舒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韩澈聂真真,书中主要?#24425;?#20102;:身怀六甲,却被认为是孽种,他狠绝的撕碎了她对他最后一丝祈盼,红色的血液自她两股之间蜿蜒流下……。 鲜血却让她更加明白她只是他的复仇泄恨的工具! “不要……孩子!”她捂住小腹凄?#32536;?#27882;眼带着错愕祈求的望向他,而他对着她勾起一抹罪恶的笑意,?#31181;?#36824;在她脸上抚摸,膝盖却弯起再次狠狠撞向她! 那一天,她放开他的手,对他说,韩澈,我?#19981;?#20320;,良久了,等你,也良久了,?#19997;蹋?#25105;要走了,比良久还要久…… 她信守诺言,一别经年。 他以为对她,除却恨意,他不曾爱过,亦不曾痛过!但所有埋藏的心思和情愫,都在重遇她的那一刻苏醒,汹涌如潮。 只是她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4章:翻滚的思潮

          聂真真睡得迷迷糊糊的,耳边总是有各种人声围绕着,她一直微蹙着眉头,想要起来赶走这股喧闹,眼睛却像被粘住了似地,任她怎么努力也睁不开。

          眼前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五岁小女孩的身影,留着齐刘海,头发如缎子般乌黑柔软,梳成两条辫子垂在胸前,双手一左一右被一?#38405;信?#29301;着。

          她努力想要看清他们的面貌,但他们的身影仿佛笼罩在了迷雾里的一般,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再清晰一点都没有可能了。

          “爸爸,妈妈……”

          她听到小女孩朝着那一?#38405;信?#29992;童稚的声音娇声叫着,?#20449;?#28165;脆的应答了,随后三人一同欢笑起来,越走越远。

          聂真真伸手想要留住他?#29301;?#20182;们却已杳无踪迹。

          而后那个小女孩又再度出现在她眼前,这一次站在她身边的却是个妖艳的女子,手上拿着剪刀,对着她的长发就是一剪子:“头发太长了,剪了方便。”小女孩紧抿着嘴,没有抗拒,只蠕动着唇瓣,重复的?#30333;牛骸?#29240;爸……妈妈……”

          “爸爸,妈妈!”聂真真双手在空中一阵乱抓,握住一只温暖干燥的手掌,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安稳的睡去。

          韩澈手被她握着,不?#21494;?#24377;。看她睡了才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医生,对着一?#32536;?#26446;欣阳咂了咂嘴,不满的说到:“怎么是个男的?”

          李欣阳尴尬的抓了抓发茬,这医生还要分?#20449;?#21527;?总裁?#35762;乓裁?#35828;要找个女的啊!何况这邵恒医生是一直负责韩家的,不是都熟悉吗?

          “不行,重新找,找个女的来。”韩澈皱了皱眉,望着医生的眼神是?#34578;?#30340;嫌弃和鄙夷。

          “让陈嫂来先给她擦一擦,还有,这个?#35009;?#21307;生……她在流血,你看先怎么处理一下,不要碰她的身子。”

          韩澈朝着李欣阳和医生迅速做了决定和分工。两人听了他的吩咐,答应着各自忙开了。

          这又是一番好折腾,陈嫂来给聂真真擦洗了身子,换了干净的床单,邵医生给聂真真打了止血和抗感染的针,李欣阳便带着一名女医生来了。

          韩澈也不多言,指向李欣阳和邵医生说到:“你们都出去!”二人答应着退了出去。

          女医生熟练地打开医药箱,带?#40092;?#22871;,径自走到床前,拉开被子,准备查看聂真真的身体。

          聂真真的身体经过擦洗,床单上铺了一层护垫,?#19997;?#20063;潮湿了,沾着红色的液体散发着?#20219;丁?/p>

          韩澈的?#21482;?#34987;聂真真握着,女医生想要查看她的身体,韩澈这种姿势就?#32536;?#26377;些碍事,她朝着韩澈正色道:“麻烦您让一让,这样我看不清楚。”

          韩澈轻咳了声,将手掌从聂真真掌中小心的抽出,看到她并没有?#35009;?#21453;应,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作,还真把自己当成?#35009;?#22909;人了吗?

          女医生爬上了床,跪在聂真真双膝之间,查看?#19997;冢?#32834;真真在昏睡中皱起了眉,随着医生的动作发出痛苦的**。

          “你轻点!”韩澈不满的朝着女医生低声喝到,这女的怎么动作也这么粗鲁?

          女医生嘴角勾起一丝笑意,?#21494;?#34987;口罩挡住了韩澈没有察觉。她根本不理会他的话,仍?#19978;赶?#26816;查着,最后才说到:“撕裂伤,需要缝合。”

          “?#35009;矗俊?#38889;澈觉得不可思议,怎么?#24576;?#27426;爱就让这女孩到了要缝合的地步?她竟是这般娇弱?

          女医生话语不多,说了一遍不再说第二遍。她脱去手套,扔进垃圾桶,对着韩澈说到:“您还是让?#35762;?#37027;位医生进来吧,我需要助手,没?#20889;?#25252;士……”

          “不行!”

          韩澈果断的拒绝了,开?#35009;?#29609;笑,他韩澈的女人这种地方怎么能让?#19997;矗?/p>

          他尚未意识到,聂真真在那一刻被他划为韩澈的女人,他的?#21152;?#27442;历来如此强烈,尽管他是曾怀疑过,可这女孩?#19997;?#36523;下那止不住的红色已让他断定,他就是她的男人,第一个男人。

          女医生重新取出一副手套戴上,打开注射器,熟练地抽吸着麻药,听他拒绝了,为难的问到:“那您看,我?#36855;?#20040;缝合?”

          韩澈轻咳着,幽暗的眸中?#20102;?#30528;可疑的光芒,指着医药箱说到:“咳……戴上这个手套是吗?我?#36828;?#19968;点,配合你应当足够了。”

          女医生微一点头,指挥起韩澈,针头刺进聂真真的肌肤,她突?#36824;?#36215;了身子,韩澈的手不自觉的按住她的膝盖。

          “别动。”女医生丝毫不受影响,快速的拿起持针器,在她肿胀的肌肤上穿梭,两公分的?#19997;?#32541;了三针,很快便结束了。

          韩澈倒像是比缝合的女医生还要累,长舒了口气。

          女医生脱下手套,整理好东西,才转过来对着韩澈说到:“剩下的外面的医生应当可以处理了,不过?#19997;?#27599;天需要消毒清洗,如果不想用外面的那位,您可以给她请个护士。

          对了,今天晚上也许会发烧,情况一旦发生会?#20013;?#20004;三天,只要做好抗感染治疗就不会有?#35009;次?#39064;。还有,生活上可能有些不方便……比如说,方便的时候一定会很疼。”

          韩澈听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没有一条是能让人省心的,真是该死的麻烦!

          女医生退了出去,韩澈头疼的看着床上的聂真真,本是?#24576;?#20182;占主导的掠夺,最后竟?#24576;?#20102;这样的结局!

          聂真真睡中的容颜,没有清醒时的倔强,配上精致的五官,眼角还挂着泪,那些抵抗他的锋芒都收起了,只剩下柔弱的身躯,和记忆中的某副容颜更是相似。

          他倏地站起身朝着门外喊到:“李欣阳!”

          李欣阳带着邵恒再度进入房中,邵恒给聂真真输了液,李欣阳才又带着他退了出去。走的时候,韩澈吩咐他找个护士来,他也应了去办理。

          房中只剩下他们二人,韩澈在她身边躺下,看着她熟睡的容颜,莫名的焦躁起来,他为?#35009;?#35201;守在这里?

          这女孩的?#30422;?#20599;了他那么重要的东西,导致韩氏很可能损失几个亿,他却在这里同情这个女孩?低贱女?#35828;?#22899;儿,?#19981;?#26159;一样的低贱!

          他弹起身子,抓起外套,冲出房间,直出了小楼,往主楼走去。

          李欣阳正守在门口,看到他出来,并不意外。

          上前在他面前站定了问到:“总裁,这女孩怎么处理?醒来之后要赶出去吗?我看她的确是不知道那女人做的事,小四的消息,是个17岁准备考大学的学生,成绩不错,学校的评价很好,没有不良记?#32908;!?/p>

          韩澈一手插在口袋里,另一手扶?#30460;?#26381;外套搭在肩头,思索了一阵说到:“先关着,派?#19997;?#20303;她,她在,那女人总跑不了!”

          李欣阳点头应了,跟在他身后,二人一同走向主楼。

          聂真真在韩澈走后不久便醒来了,身子如同散架了般?#36828;?#19968;动都疼痛不已。

          ?#32469;瀋丝?#37027;里,烙铁般的疼。口中干涩,动了动唇瓣,应了那位女医生的话,她开始发烧,唇瓣干燥的在她的牵扯下破了皮,她抬起手抚上唇瓣,唇瓣已起了皮,粗糙的硌手。

          黑暗处缓步走上来一人,穿着护士服,聂真真被她吓住了,疑惑的看了看她,又看看周围的环境,还是在?#35762;?#30340;房中,还躺在那张床上,不过那个男人呢?眼前的护士又是怎么回事?

          她隐约记起昏过去前的事,开口问着眼前的护士:“我怎么了?”

          护士简单将她的情况复述了一遍,边说边小心的窥视着她的神色,看着她的?#25239;?#28385;含同情。

          聂真真懂这护士的意思,她一个17岁的女孩,遭遇了这样的事,以后还怎么做人?

          “水,麻烦您给我杯水。”聂真真向护士要了杯水,护士服侍她喝了,她觉得好些了,才?#31181;?#26032;躺回床上。

          她在被窝中抱紧了身子,护士在她耳边发出一声叹息,轻易的引发她刺骨的悲凉,如一阵狂风?#31561;?#22905;?#19997;?#21315;疮?#20495;?#30340;胸腔,只入不出,在胸腔里逗留,发出呜呜的声音,经久回荡。

          她闭上眼,脑海中悖逆常理的,没有翻滚的思潮,只有晦暗浑浊的迷雾在昏昏然地飘浮着,仿似奄奄一息的濒死者一样,认了命,知道无望便放过了自?#28023;?#27809;有怨恨,?#35009;?#26377;哀恸。

          ?#19978;躺?#30340;泪水还是从紧闭的眼中溢出,不停歇的颗颗滚落,溢满了她的脸颊,沾湿了枕头……

          聂真真的伤情迅速恶化了,尚幼小的她遭受到这样的巨变,着?#30340;?#20197;承受。

          当天后半夜,她的体温?#20013;?#19978;升,护士迎着光看着水银柱飙升到42℃的刻度,例行给她做物理降温,通知邵恒,打了退烧针。

          ?#21683;?#32473;她的?#19997;?#28040;毒,也?#31896;?#20570;抗感染治疗,可这样的情况?#20013;?#20102;三天,还是不见好转,两人?#21152;行?#24908;了。

          邵恒也只能简单查看她的一般状况,想要查看她的?#19997;冢?#24819;起韩澈的口气,犹豫着不敢掀开被子。

          “我去通知韩总,你在这里继续做物理降温!”

          邵恒无奈之下,只得拨通了主楼的电话,这时韩澈?#27838;?#22806;面回到家中,书房墙壁上的挂钟指向十点。

          猜你?#19981;?/h3>
          1. 游戏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直播

            <div id="zyb7v"></div>
              <div id="zyb7v"></div>

              <em id="zyb7v"></em>

                <sup id="zyb7v"><menu id="zyb7v"></menu></sup>
                <progress id="zyb7v"><tr id="zyb7v"></tr></progress><big id="zyb7v"><address id="zyb7v"></address></big>

                    <div id="zyb7v"></div>
                      <div id="zyb7v"></div>

                      <em id="zyb7v"></em>

                        <sup id="zyb7v"><menu id="zyb7v"></menu></sup>
                        <progress id="zyb7v"><tr id="zyb7v"></tr></progress><big id="zyb7v"><address id="zyb7v"></address></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