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zyb7v"></div>
      <div id="zyb7v"></div>

      <em id="zyb7v"></em>

        <sup id="zyb7v"><menu id="zyb7v"></menu></sup>
        <progress id="zyb7v"><tr id="zyb7v"></tr></progress><big id="zyb7v"><address id="zyb7v"></address></big>
          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将军的调皮王妃

          更新时间:2019-03-11 17:16:06

          将军的调皮王妃 已完结

          将军的调皮王妃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鲤鱼大大分类:穿越主角:褚随安褚翌

          小说主人公是褚随安褚翌的小说?#23567;?#23558;军的调皮王妃》,本小说的作者是鲤鱼大大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褚随安穿越了,为了生存下去把自己卖了,却发现主子想让自己当姨娘,这可不?#23567;?#22240;此,褚随安趁乱跑了……主子爷这下可不依了,满世界的开始找她。这个将军家的小丫头不知不觉间搅起一场大风波,将军自觉命苦啊,摊上这么个小丫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赎身,想都别想

          被褚翌带回锦竹院的随安则不怎么好过。

          褚翌虽然是小儿子,可他辈分高,这锦竹院算得上是府里头一等的好院子,不仅宽阔明亮,更建筑大气,比起老夫人所在的徵阳馆都不差分毫,兼之每次府里扩建或者大修,老夫人必定要给他重新粉刷收拾,所?#36234;?#31481;院称得上是个富贵窝。

          随安进府几年,也?#34892;依?#36807;几次锦竹院,但次次感受不同,这次尤其强烈。

          单说九爷这个人,性格就如同这锦竹院变幻多端的风?#35098;?#26679;,在老夫人面前是个顽皮的儿子,在先生面前是个桀骜的弟子,在兄长跟前是个听话的弟弟,在仆从们面前,那绝对是个阴晴不定的主子。

          对随安来说,阴晴不定还是小事,他性格里头的冷酷乖张更叫她胆寒。

          即便她?#20011;?#20282;候他多年,说要什么主仆情分,恩赏之类,那也是没有的。

          所以随安也从没指望他能过几年主动发还身契将她放出去。

          锦竹院里头伺候的丫头婆子都是老夫人精心选出来的,就这样听说过段时间就有人在九爷跟前犯了错要被杖责出去。

          这次被九爷逮住,随安其实?#20011;?#20570;好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准备,但是,一件事,听在旁人耳朵里是个什么意思,那还要分说话的人怎么说。

          尤其是根据之前在徵阳馆紫玉透露的意思,她思忖着,莫不是老夫人其实先前?#20011;?#30693;道了褚帅纳妾的事?

          可这种事,只能猜测,不能明着去问。

          锦竹院的大丫头莲香见了随安,眼底闪过诧异,不过当着褚翌的面还是很客气:“随安妹妹可是稀客。”叫了自己身边跟着的小丫头子去给随安倒茶,她则跟另一个丫头?#19978;?#19968;起伺候褚翌更衣。

          褚翌丢下一句:“你去书房等着我。?#26412;?#36827;了里间。

          随安知道他说的书房是锦竹院里头的书房,主动过去等褚翌,正好她也趁这个机会想想待会儿该怎么说。

          是站着说还是跪着说,是说两句就开始表明心迹痛哭流涕还是坚定的表达自己对九爷忠心不二?

          褚翌过来的很快。

          天气很冷,书房的炭盆刚升起来,可随安背后?#20011;?#20986;了密密实实的一层汗。

          “你去给我拿一碗冰块过来。”他笑着吩咐莲香。

          莲香见他?#37027;?#36824;好,大着胆子问了一句,“九爷,您要冰做什么?#20426;?/p>

          褚翌不?#22836;常骸?#25105;让随安用这个磨墨试试。好了,叫其他人也都下去。”

          莲香一听这个,连忙去准备,很快就拿了一碗冰块进来。

          随安见了忍不住吞了?#28845;?#27700;。

          褚翌笑:“你?#20011;?#26195;得我要做什么了是不是?听说女人小日子来的时候,吃了冰,?#38498;?#19981;仅月月痛苦难忍,将来生孩子也要遭大罪……”

          随安面色发白,却还强忍着惧怕道:“九爷,就是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欺瞒您。”

          “你在我身边也不短日子了,晓得我的手段,这很好。那你就说吧,把你知道的,猜测的,都说出来,记住,我要听实话,还有,你的心里话,若是胆敢有一丝谎?#21834;?/p>

          随安被吓得连忙提了裙摆跪在地上,也不管地砖冰冷:“九爷,奴婢不敢。”将自己从方大娘那里听来的话还有自己之后找紫玉的事都说了出来。

          “方大娘仿佛是猜到,猜到大老爷纳了林太太的妹子,就想告诉老夫人,奴婢以为,她虽然想立功,可心还是朝着老夫人的,是忠心为主的。”

          “这个不用你说,你接着说其他。”褚翌的声音凛冽,这时候的他一点也不像那个在母亲面前天真?#38706;?#30340;少年,而是一个真正的冰冷的男人。

          “奴婢出来之后,紫玉姐姐当值的时候跟老夫人说了这事,后来紫玉姐姐说老夫?#35828;?#26102;什么也没有说,看着也如往常一般,就是饭用的不多,还叫了丫头们都退下,只留下徐妈妈一个人说?#21834;?#21097;下的,就是大爷来了,老夫人说不舒服。”

          褚翌盯着跪在地上吓得的颤颤巍巍的随安,一直看到她摇摇欲坠,才开恩道:“起来吧。去炭盆那边烤?#23613;!?/p>

          随安连忙爬起来,坐在炭盆跟前的一只小小的脚凳上使劲揉搓着又麻又?#20174;?#20912;的膝盖和小腿。

          不同于一般的世家子弟,褚翌虽然也是在内宅长大,但他没有太多的妇人之?#21097;?#19971;八岁的时候,就被褚帅带上战场杀过俘虏,心性坚硬可见一斑。

          随安说的事他知道后,并不觉得是大事。依照他的想法,若是看的不顺眼,要么撵出去,要么找个借口杀了,这在他眼中真不是大事。

          就是母亲的不愉,他放在心上,母亲是阖家尊敬供养的老夫人,能这么快就压下心绪,波?#35762;?#20852;,他怎么记得七八岁的时候父亲在家,两个人为了一个丫头还打过架,当然是父亲让着,可母亲的脾气也是真大,反而这次没什么动静?

          坐在椅子上思考不久,扭头看见随安正拿了帕子在擦鼻子,突然?#23454;潰骸?#20320;是不是不想留在府里?是不是想脱籍出去?#20426;?/p>

          他都这样问了,她要是违心的说不想,没准儿他真能将她永远的留在府里。

          “奴婢不敢说谎,奴婢想到了年龄能赎身出去,也不是因为外头有什么相好,只是奴婢的爹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奴婢想出去?#23637;?#20182;几年。”

          褚翌笑:“你就不怕他给你找个后娘,转手再把你卖了?#20426;?/p>

          随安虽然郁闷,却也只能答话:“奴婢家无恒产,就只有那二亩地也不值几两银子,可是奴婢的爹却体弱多病,就是现在这样,也无人肯嫁,若是过几年,等奴婢爹年纪更大,估计就更不好找了。”

          褚翌哈哈大笑。

          笑完喊她:“过来。”

          随安忙站起来,走过去,唯恐他要踹自己几下,所以站的比较远,嗯,至少留着两三步的样子。

          褚翌没理会她的小心思,眯着眼从上到下的打量她,他个头高,坐在椅子上看随安的目光也是居高临下。

          随安倒不局促,就站着叫他看。

          褚翌看够了,噗嗤一笑:“你才多大,还知道什么是相好?#20426;?/p>

          见她不回答,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老夫人说马上就要进了腊月了,这上学的事可以停了,?#38498;籩幻?#22825;念念书写写字,你说是你搬来锦竹院呢还是每天仍旧劳驾你九爷我去书房?#20426;?/p>

          果然褚翌一说,随安的心又紧跟着提了起来,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她守着那书房小院,虽然平?#25214;?#24537;碌辛苦,但?#20040;?#19981;染是非,日子还是非常舒心的,这要是来了锦竹院,四个大丫头,十二个二等丫头,还有数不清的小丫头,她这种?#25112;?#36807;来的,又算什么品级?

          她这样一想,面上也就带了出来,神色都消沉了好几分,鼓了鼓勇气,还是咬牙道:“奴婢听九爷的。”她很想仍旧住在书房小院,但不要说这种事,连她都是九爷的奴婢,自然是事事听主子的吩咐。

          褚翌听她这么说,心里还算满意,也就不继续吓唬她,直接道:“我?#20011;?#22238;了母亲,每天仍旧去书房小院读书,你便好生蹲在那里等着吧。”

          随安一听眉开眼笑,她眉眼本就生的干?#21804;?#36825;一笑更像雨过天晴的天空一般,没有一丝?#21448;剩?#28548;澈,明亮。

          褚翌突然就觉得,放一个这样呆傻的蠢货在自己身边,也未尝不可,最起码不敢对了自己撒?#36873;?/p>

          他站起来,走到她面前突然抬手捏住了她的下?#20572;?#20919;冷的打量她的眉目。

          面前的人再无三年前初见时候的干瘦样子,杏目乌黑,皮肤细腻白皙欺霜塞雪,不像其他丫头,抹上粉,脸跟脖子就成了两种颜色,他摸一下那些人的脸都觉得脏了自己的手。

          随安被他看的胆?#21483;?#24778;,却不敢后退一步,只觉得后背上的汗水一层一层,被风一吹打了一个寒颤。

          见到她眸子里真真切切的害怕,褚翌才满意的松开手,却轻飘飘的来了一句:“赎身的事想都不要去想。”

          回到书房小院,随安才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使劲跺了跺脚,点亮了烛火去看白天做的诗笺,见一切停当,径?#34987;?#20102;住处,点着了炉火,也不升炭盆,只烧了一壶水,把秋里收集的桂花拿出来泡了一杯花茶,就着紫玉白天给的点心强吃了几口。

          她今天过得有点跌宕起伏了,总之分外的不?#24120;?#19981;知今年老夫人还去不去大成寺为褚帅祈福,要是去,她也?#20204;?#20102;管事的妈妈,带上她去拜拜菩萨。

          吃过?#35828;?#24515;,随安见?#20154;?#36824;有剩,便拿了盆来洗漱,又热热的泡了泡脚,想起她差点就喝了冰块的经历,更加坚定了赎身出去的想法,至于褚翌说的叫她想都不要想,她偏想。

          但是事情总是这样,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第二天她天不亮起来活动,小院门那里就有人敲门,恨搓搓的想到“这是不是早起的虫儿被鸟吃?#20426;薄?/p>

          打开门一看,是林颂鸾。

          老夫人跟九爷摆明了不待见这一家人,随安也不敢显得多热情,直接?#23454;潰骸?#26519;姑娘这么早,可是有什么事?#20426;?/p>

          猜你?#19981;?/h3>
          1. 豪门小说
          2. 灵异小说
          3. 搞笑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直播

            <div id="zyb7v"></div>
              <div id="zyb7v"></div>

              <em id="zyb7v"></em>

                <sup id="zyb7v"><menu id="zyb7v"></menu></sup>
                <progress id="zyb7v"><tr id="zyb7v"></tr></progress><big id="zyb7v"><address id="zyb7v"></address></big>

                    <div id="zyb7v"></div>
                      <div id="zyb7v"></div>

                      <em id="zyb7v"></em>

                        <sup id="zyb7v"><menu id="zyb7v"></menu></sup>
                        <progress id="zyb7v"><tr id="zyb7v"></tr></progress><big id="zyb7v"><address id="zyb7v"></address></big>